<dl id="vndhz"><menu id="vndhz"></menu></dl>

<dl id="vndhz"></dl> <progress id="vndhz"><tr id="vndhz"><ruby id="vndhz"></ruby></tr></progress><progress id="vndhz"></progress><em id="vndhz"><ins id="vndhz"></ins></em>
<dl id="vndhz"></dl><dl id="vndhz"><ins id="vndhz"></ins></dl>

    <tr id="vndhz"><video id="vndhz"><rp id="vndhz"></rp></video></tr><div id="vndhz"></div>
    <sup id="vndhz"></sup>
      <div id="vndhz"></div>
      <dl id="vndhz"><ins id="vndhz"><thead id="vndhz"></thead></ins></dl>
        <progress id="vndhz"><tr id="vndhz"><object id="vndhz"></object></tr></progress>
        <em id="vndhz"></em>
        <dl id="vndhz"></dl>
          <dfn id="vndhz"><tr id="vndhz"></tr></dfn>

                              首頁 / 其它資訊 / 圖文直播:崛起的西部力量 景觀設計與生態文明

                              圖文直播:崛起的西部力量 景觀設計與生態文明

                              發布時間:2016-06-20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在經濟發展及城市進程高速發展的今天,城市市化加速、環境的污染的問題已經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嚴重的影響及危害,作為景觀設計師,如何應對環境惡化帶來的各種挑戰,以解決當下城市發展面臨的諸多環境惡化難題?如何通過景觀設計處理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的融合與共生?如何通過景觀設計讓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在追尋快樂和人境共生之間達到平衡,進而提升城市價值?

                                2014年8月1日下午14時,由時代樓盤主辦的“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在成都香格里拉大酒店國際演播廳舉行。共同探討“景觀設計與城市生態文明”。

                                參會嘉賓

                                李 卉 重慶緯圖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首席設計師

                                范 菘 四川天卓設計有限公司 設計總監

                                張 勇 重慶藍調城市景觀規劃設計有限公司 總經理

                                陳亞東 四川樂道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總經理

                                劉志南 重慶尚源建筑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首席執行官

                                孟繁良 成都塞納園境設計咨詢有限公司 總經理

                                曾躍棟 綠茵景園工程有限公司 董事長

                                張坪 藍調國際董事長

                                以下為圖文實錄:

                                【主持人】(張蘭):尊敬的各位來賓,各位觀眾以及媒體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時代樓盤》活動執行主編張蘭,歡迎大家蒞臨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景觀論壇的現場。

                                請允許我介紹今天到會嘉賓,他們是:四川農業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四川農業大學風景園林學院院長陳其兵、重慶緯圖景觀設計有限公司首席設計師李卉、四川天卓設計有限公司設計總監范菘、重慶藍調國際董事長張坪、重慶藍調城市景觀規劃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勇、四川樂道景觀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陳亞東、重慶尚源建筑景觀設計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劉志南、成都塞納園境設計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孟繁良。

                                本次論壇由《時代樓盤》主辦,并得到了搜狐焦點網直播,今天到場媒體還有成都日報、大成網,感謝你們的到來。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在經濟發展以及城市化進程高速發展的今天,城市化加速環境污染問題給我們生活帶來嚴重的影響,作為景觀設計師如何應對環境惡化帶來的各種挑戰,以解決當下城市面臨的諸多環境惡化難題,如何通過景觀設計處理,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融合共生,如何通過景觀設計讓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在追尋快樂和人境共生之間達到平衡,進而提升城市價值。這也許是一個爭論沒有結尾的話題,作為一個有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的設計師我們相信您在不斷思考和探索。

                                為了記錄為了城市發展而默默耕耘設計師,《時代樓盤》策劃了崛起的西部力量專題,我們將用整期雜志為城市設計默默付出的設計師深度報告,報告形式以論壇分享,人物專訪以及代表作品相結合,力求多緯度解讀和傳播。一切為了更好推動中國城市設計,地產設計事業的理性發展。

                                此次論壇嘉賓陣容強大,分別有來自西南地區景觀學院派資深學者,知名的設計企業首腦以及炙手可熱的設計師。在他們的筆下昔日落后貧瘠、封閉的西部變得美麗、富繞和宜居。

                                接下來介紹今天論壇的特邀學術主持,他來自于四川農業大學風景園林學院院長陳其兵老師。歡迎陳其兵老師上臺為我們分享他眼中西部崛起。

                                【陳其兵】:尊敬的各位嘉賓,各位老總和媒體朋友們,大家下午好。我過去做的報告主要是學術報告,這次報告我感覺既是挑戰也是學習的機會,因為主題是學習的西部。過去我對于《時代樓盤》可能了解比較少,因為人所追求的目標不一樣,都希望每一個人居其屋,《時代樓盤》做得雜志主要是針對高端樓盤,別墅也好,電梯面積更大,空間價值更富有人性化比較上檔次的樓盤,所以說過去我關注得比較少一點。我們關注更多是城市規劃會刊,風景園林等等這類雜志。這個雜志把我們整個建筑成規風景園林三位一體人居環境有機結合,也是一個紐帶。

                              四川農業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陳其兵

                              陳其兵 四川農業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在這種情況下舉辦這個論壇感覺到大家過去對西部理解,一提到西部主要的概念,西部就是落后的代名詞,西部有山有水有空氣,但是比較貧窮,大家比較向往北廣上,國外歐洲、美洲這些國家,但是隨著西部大開發,隨著我們國家對西部的投入增加,特別是隨著十八大提出的美麗中國的概念,我們西部的確也是這個情況,也是逐漸崛起。對于西部崛起怎么來崛起?不同的人理解不一樣,當然首先崛起的肯定是要有錢,沒有錢不行。第二個崛起,除了錢還有理念、文化,我們設計這一塊跟國際國內比較非常有特色的東西,這個也是崛起。第三,這個崛起過程當中可能涉及到我們到底是以破壞環境獲取經濟價值還是先保護在講生態價值的情況下搞崛起,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

                                所以基于這種情況,過去在國外或者國內我們說是西部的人,人家感覺你是鄉巴佬,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們現在跟別人交流,我們國外公司也好,國內公司也好,在西部來做設計可能往往達不到效果,這個是真實的事情。前兩年一位上海同行問,你們四川或者重慶設計為什么吸收國外基礎上對常規的,不管是公園、居住區、公共綠地也好,他說這個好辦,但是你們西部的人非常講究文化。我說講究什么文化?當然也不是我們巴蜀文化或者巴渝文化,他說你們非常講究廁所文化。他說我們到你們這個地方做設計,每一次都中不到標,他說我們對你們廁所文化不理解。這就說明我們西部是以人為本,怎么以人為本,就連廁所里面在方便的時候都要考慮心情舒暢,考慮環境優美,所以這就給我們景觀設計師給風景園林師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四川我們主要提的是西蜀園林。前不久重慶大學提出巴蜀園林,他就把重慶和四川包括進去了,前段時間西南民大有學者提出西南山水園林,這是好的東西和好的理念。但是好的東西和理念不能僅僅是停留在理念方面,重要依靠我們設計師還有房地產開發商針對不管西蜀園林也好,把巴蜀園林也好,或者西南山水園林也好,它的典型案例或者具體做法,這樣出去以后我們有一個非常響亮的名稱,這樣可以跟皇家園林,江南園林,閩南園林齊名。四川很多年以前就有川派盆景,但是川派盆景始終沒有做出響亮的口號,我們今后出去不管設計公司也好,施工企業也好,甚至開發商也好,我們營造的就是要像江南園林學習,學習他們一整套比較標準化有關設計、施工、管理也好的規范和規程。

                                基于這種情況看,也有必要舉行這個論壇,讓我們打出有機的組合拳,讓我們西部地區唱的更加響亮。過去我們對川軍是走出去賣命的,我們現在不一樣,我們走出去是給人類造福的,把我們設計理念帶向國內,帶向國際。西部地區是資源豐富的地區,也是人文景觀和歷史悠久的地區,特別是經過5.12地震以后,以及蘆山4.20地震以后,我們西部的開放、包容而且是海納百川,所以我們的理念應該早就宣傳出去了,我們的思想和理念應該要形成思路。

                                過去我們也知道,大家喜歡崇洋媚外,認為外國的月亮都是圓的,這也是我們要吸取教訓,通過這個論壇把我們思想,我們的定位逐漸的歸屬到自身的特色上來。

                                另外一點,任何一個新生事物在崛起過程當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特別是我們現在景觀設計也遇到了困難。當然這個困難也跟國內的經濟形式,也跟十八大提出有關,十八大提出要勤儉節約,在風景園林當中如何做到盡量利用勤儉節約,盡量利用當地優勢植物,盡量發揮當地特色,既是一個困難,也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機遇。在這個方面特別是房地產開發企業,過去為我們國家GDP,為各的人的居住營造了好的空間環境。在這種情況下怎么打造既環保、人居同時價廉物美,讓每一個人都能夠買得起房,能夠住得更好,這也是我們景觀設計師需要具備的條件。過去是先有規劃先有建筑,然后再有景觀,可能我們現在是先有景觀設計師,再有規劃師,再有建筑師,景觀為主,建筑成規為輔。當然這個話題可能在不同地方有不同觀點,但是三位一體宜居環境下把景觀設計和建筑做得更好,這樣才有利于我們行業更加健康發展。

                                首先預祝這次論壇取得圓滿成功,也祝我們《時代樓盤》越做越好。

                                【主持人】(張蘭):非常感謝陳老師的分享。下面進入到分享環節。首先邀請緯圖景觀設計有限公司李卉為我們做分享。

                                【李 卉】:大家好。我想跟大家分享緯圖景九年,WISTO景觀設計實踐與思考。九年很感嘆,兩座城市,重慶、上海,我們在去年擁有上海分公司,現在公司有100多人。現在50%的項目在重慶市以外,大部分分布在東部沿海和以城市為中心整個西部的產業鏈地帶。可能了解緯圖或者了解龍湖的人都知道,我們跟龍湖包括藍調兄弟單位,我們是密切、睦鄰、友好的合作單位。我們項目大部分在地產界。

                              重慶緯圖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首席設計師李 卉

                              李 卉 重慶緯圖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首席設計師

                                今天想跟大家探討有關行業的問題。前幾天重慶有很難得的藍天。這個圖像是什么?就是我們有差距,這個差距不是我們這個行業的差距,甚至不是西部地域的差距,而是我們中國跟全球領域的差距。把設計板塊分三成個部分,我認為第一個部分是敘事,第二個部分是戶型,第三個部分是造物。第二個板塊可能終端大家可能會做,但是前端和后部分也就是說第一個創意,一個是精細化落地,這兩個板塊我們有差距。我們為什么說劉翔最后0.1秒要付出100%的努力,最后趕超的20%,也就是我說中國各行各業都面臨這個問題,我們要趕超最后20%,要付出巨大巨大的努力。

                                我想說,我們從業者要真心停下來,慢下來,來思考創意和精細化板塊的沉淀問題。首先說創意,創意要尋找內心本能的東西。下面是精細化,中國現在沒有手藝了,手藝已經在慢慢淡出生活,我們應該對于精細化和手工業進行尊重和推崇。

                                下面給大家分享一下項目的案例。這是溫州的項目,溫州的蓮云谷溫泉度假村,看起來多么像一個美麗的原始森林啊。這個場地剛開始是這樣的,我們拿到這個案例,第一位是靜下心來傾聽這個場地本身的東西,我們聽到這個場地說我們不愿意破壞成這樣,我希望被尊重,我們希望能夠發掘出更多價值,因此我們提出了我們的觀點,提出了以地域文化以及保留原生地貌和生態的基調。我們要處理很多技術難題,處理高差,處理到我們泡溫泉的人體感知,從一個泡池到另外一個泡池,在寒冷的冬天需要多長時間到一個一個的泡池。大家知道泡了溫泉以后腿腳都很軟,怎么樣讓他舒服的消化這18米高差,我們用五彩疊采訪時處理,我們更多考慮這個溫泉的運營。在這個地方泡溫泉,完全是可以天體的,一個300度臨崖完全無邊界的狀態。這是施工圖,最后施工圖落地是如何分解所有元素,能夠使它精細化落地。這個項目快出來了,今年10月份可以面向觀眾,也是希望大家能去現場感受一下。

                                這個項目是仙湖錦繡公園,這個項目歷時3年建成了。這是現場修出來的照片,這是巨大的7千平米的大泳池,還有誰面的沙灘。我們核心是塑造一個如海的感覺。這是山頂燈塔,這是山一邊的水磨區。歷時3年,想起來都是很多辛酸。

                                這是中航云會所,這是一個小型會所,一個高端會所,中間包裹一個徽州的老宅子。我們景觀元素做的是很迎退的方式,我們在迎合和配合建筑規劃對這個場地理解。大家經常在做SPA的時候會有一個淡淡音樂在耳邊響起,我們在做景觀也是這種感覺,就是這個景觀不是喧嘩,很喧賓奪主的想法,是一個襯托。包括一個細細小溝,在這條線上,對于地面的水不希望灰塵污染這個大面積的水,這是我們做出來的水院,我們用的符號和語言相當干脆,這是一片純凈的水。這是我們的續集,是一個托斯卡納的一個花園,希望找到一個很原始的廢墟感。

                                這是我們的常青藤項目。這是一期,當時我們公司團體做的調查,大家最想要的是什么,最后梳理出來一個舞臺,一個共享餐桌是大家想要的,這是新鮮出爐的一期。

                                這是我們公司的員工,我們一群發熱的人,我們在法國,在泰國,都是用跳躍的方式宣讀我們存在。這是我的合伙人,我們濃重推出我們的高總,我們兩個演是東西宮的太后。這是我們設計師,一個男性設計師,這曲舞太美了。還有我們泰國設計師。順便打過廣告,我們一個設計師還會唱歌,這是她得歌碟,我們公司還生產妹子。

                                我們專著專業,我們熱愛、熱忱,就像果戈理說的一樣,可能我們輕快是我們巨大的努力導致。西部人最大特點一個靈活,有靈氣,第二個努力。所以這樣氣質在我們身上,作為這樣創作者一定帶來不一樣的作品。設計歸根到底是一間辛苦的事情,它是一個修行的事情,所以最后設計應該是愛。一個人真正懂得了景觀,其實他也懂得了生活。我們在這個行業里面從業,同時感受到這樣濃濃的對于專業喜愛,也是我們這個團隊走到一起的共同價值。謝謝大家!

                                【主持人】(張蘭):謝謝李卉的分享。接下來有請重慶藍調城市規劃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勇先生為我們做分享。

                                【張 勇】:非常感謝主辦方給我們這個平臺,讓我們有這個機會,尤其是我,在這個行業里面從業大概10多年,有這種機會回到自己的家鄉,回到成都跟大家分享我的感受。我想分享一下我最近從德國回來游學回來談我對景觀的理解。

                              重慶藍調城市景觀規劃設計有限公司 總經理張 勇

                              張 勇 重慶藍調城市景觀規劃設計有限公司 總經理

                                這么多年在設計過程當中多次問我自己內心的深處,我們景觀到底是做什么的,我們景觀到底要涵蓋什么內容?這次通過一些游學,這是我個人的感悟,分三個方面理解。第一,我們現在正在做的就是景觀形態學。第二是我理解景觀生態學。第三個方面是景觀社會學。在我們設計過程當中尤其現階段對后兩者關注度可能有所欠缺。

                                今天拋出這個話題可能是代表了我個人的一個觀點,更多我希望帶給大家一個思考。今天在座各位很大一部分也是我們從業非常資深的,對這個行業了解深度也是夠的,也有剛剛入行的,可能有兩年三年,也許還有剛剛一年的,對于景觀的理解,我們這一代人應該思考什么,對于景觀下一代人應該是什么。國外景觀有百年歷史,而中國景觀到底有多久時間,我們有多少路去追趕,我們未來的路更多是留給大家思考的。

                                我們所帶給我們最直接的景觀,到今天為止有蓬勃的發展,大家今天有這個機會交流,我想是一個家園的感覺。在90年代以后從地產行業欣欣的發展,到我們政府推動我們景觀設計才有今天格局,同時也使我們家園變得更加美好,所以我個人理解,原來的中國園林也好,或者現在的景觀,園林以前更多是對小眾服務,可能是對達官貴族,是小眾的物,而現在是大眾的服務,是為老百姓物的。

                                另外是夢想。對于夢想的理解,對于景觀的理解,將來作為我們設計師,作為崛起的西部力量,你們在座各位也可能會有大成者,對于你們夢想會在中國景觀版圖上面會有什么作用,希望在這個夢想上面展開自己的思考。

                                第三個和諧。也是談到景觀社會學是相扣的。我們現在在問景觀,在這個城市里面該做什么,我們景觀大到城市規劃立體系統可以去做,小到一個屋頂花園也可以做。說到行業里面,可能一個廁所也在做,一個建筑外立面也會參與到其中去。景觀大地統籌了哪些方面?在學院里面對于教育體制的思考,什么時候我們有沒有一個行業在城市板塊里面統籌到整個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問題。景觀也許是這個行業牽引者,它不一定是決定者,它會讓大家去思考,我覺得在和諧這個詞上面進行一個探討。

                                我下面結合我自己的游學,剛剛從德國回來,尤其在德國工業園區的一個思考。我帶著一種非常想看到一種拿來主義的思考去交流的,當我在那邊看完了以后,前面兩到三天比較失望,我感覺到我沒有學到什么,我拿來就可以用的東西我看不到。后來我在思考,德國為什么要這樣做,后來跟我們同行和專家進行交流,慢慢的是一種心靈的洗滌,德國在這個方面已經不太講究完全形態的,他們已經到了生態或者到社會學方面了。這是我們對圖片的認知,在城市我們希望看到很漂亮鋪裝,或者構圖很完美的東西,但是我們沒有看到這樣的。

                                魯爾工業園區,我們請專家給我們講,之前它是什么樣城市,就是二戰以后形成這樣一個面貌,對生態修復過程,設計師進入到這個階段的時候,是沒有太多對于形態或者形上面的追求,更多是同我們生態對微生物到小動物修復,到生態修復,最終達到了人類回歸,讓我們曾經在這個地方工作的人,在二戰以后離開這個地方以后,最后他們又回歸到這個地方進行居住,這樣一個過程是對生態修復,而不是我們要做非常漂亮的形態,恢復是驚世駭俗造型很漂亮的去做,而是完全回歸到人,環境,整個地球需要的什么樣東西,用這個角度去切入這個設計的時候。對于我這個從業10多年設計師來說,我們真的應該靜下來思考一下,我們接下來,或者我們這一代景觀設計師應該考慮什么。現場沒有去做多的什么,就是因時就地的把場地進行合理利用,就是城市雨水收集系統,讓自然在這個場地里面自然生長。

                                我們在北京可以看到,北京可以看海,成都也出現了看海的情況,是因為整個城市快速發展對我們生態關注不夠,尤其對雨水系統收集,基本上從原來原生態地表上面直接變成廣場,變成建筑物,收集了雨水直接進入下水道,最后進入到河道,城市里面沒有對雨水進行一個消化功能。自然對我們懲罰,土地就像圖片上展示的這樣,我們的城市藍天白云不見了。剛才李老師講得,最近在重慶待著非常興奮,難得看見那么好天氣,重慶人非常興奮的就是我們內心非常向往的,但是我通過朋友圈知道成都那兩天天氣也是非常好的。我們通過跟重慶一些多年居住的人進行交流,他們說重慶在近20年左右類似這樣天氣非常少,但是最近兩三年這樣天氣不斷在出現,這也是重慶這幾年由于大型的廠業,比如重鋼已經撤離出去了。我們政府在城市建設過程中,是不是應該慢下來,對城市生態關注一下。

                                魯爾工業園非常生態,滿眼看上去都是綠色,原來的工業痕跡非常重的信息慢慢被綠化被生態信息包裹,這個對我們地球來說,或者對我們人來說,或者對我們共同居住的其他生物來說是非常好的尊重。我覺得將來在城市里面應該有更多場地出現,在生態上面進行一個修復。大家可以看到這是魯爾工業園的圖片。

                                上升到第三個就是景觀社會學的問題。這是我們去思考的非常重要的話題。前面講到景觀和園林概念,我覺得要思考,前面談到景觀服務是對老百姓進行服務的,但是中國現在國情和面貌仍然是對部分人群或者一定介于內進行服務的,我們到國外參觀的時候會發現他們小區沒有圍墻,而在中國所有小區是有圍墻的。園林的園是框在一個范圍內做一個東西。從社會學來看,我們在一個小區做一個功能是服務我們這個片區小部分人的,但是往往會發現另外一個小區功能是重合的,或者我們認為是對社會資源的浪費,我們真希望真的有一天,當我們差距沒有那么大,我們心態真的完全放得開的情況下,中國也許會像前幾年情況,公園拆圍墻的活動或者這種行動,我真希望有一天我們居住區會出現把所有居住區圍墻全部拆掉,讓所有城市生態鏈,生態系統他們之間進行一個穿梭,我們人與人之間也有一個平等交流和穿梭。

                                第二個關于社會學的思考。我們現在非常委屈,政府把地劃出很小板塊,交給開發商一個單元一個單元設計,這是斷掉了整個城市的廊道,這樣生態鏈是斷掉了的。我們這群人不斷呼吁,讓我們思考這個話題,將來這個現象或許在城市里面去實現它。在景觀設計學還會有非常多的內容,今天我作為一個嘉賓,作為行業里面從業比較久的一個人,希望對于我們這一代人去思考的問題,我們可能還會有第二代,第三代景觀人,我們不斷努力,達到我們在社會學的大同。

                                同時我們也展示一下我們曾經做這種項目,在有限的條件和空間做的一些項目。這是東湖的紫云臺,我們在現場動的手筆非常小,基本上保留了原生態狀態下面,這是尊重我們的自然。我們人在里面感受,讓我們在里面行走過程當中對原始山體山貌非常親切非常近距離的。創新是一個非常難的詞,我在行業里面看到很多作品,我們自己也帶著欣賞的目光,也帶著學習的東西,但是也不排除我們有時候帶著批判的目光看一些項目,我覺得針對場地對這個項目動最小的力度就是對這個場地的尊重,這也是一種創新。

                                另外就是設計的可循環再生性。展示一下圖片,可以看到上山的道路都沒有怎么做,路都是原來的路就是把瀝青鋪上去,把周圍植物簡單進行梳理。這個項目可能投資成本非常低,但是呈現的景觀效果讓很多客戶是怦然心動的。

                                這是修一個藍調在重慶之外一個項目,在河南鄭州,靠北方的一個項目。昨天跟一個開發商談,他說你們在北方做成這樣的自然的項目,非常驚訝的。這就是這個項目,這個楊樹之前是要被拆掉的,但是我們當時認為不要拆,最后留了下來,經過一些小的設計,變得非常自然和美麗。

                                我們在座的有這個使命感和責任感去思考這樣的一系列問題。謝謝大家!

                                【主持人】(張蘭):非常感謝張總這么富有哲理的分享。接下來是四川樂道景觀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陳亞東。

                                【陳亞東】:非常感謝主辦方給我這次機會,也非常榮幸今天有這個機會跟臺下的各位精英,跟景觀設計界的從業人員一起交流。既然給了機會,我就不客氣,首先先把我們公司介紹一下。樂道景觀2010年成立,到現在大概4年時間,旁邊都是我們做的項目,現在跟保利,萬華都是長期的戰略合作伙伴。公司在成都西面,在青羊總部園,雖然距離稍微遠了一點,但是成都人知道這個地方上風上水,環境優美,PM2.5值長期低于成都的平均水平。我們有照經營,都是正規經營的公司。我們設計師主要分成兩部分,女的設計師都婀娜多姿,男的設計師都是風華正茂,他們是我們公司最寶貴的財產。

                              四川樂道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總經理陳亞東

                              陳亞東 四川樂道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總經理

                                優秀的項目我個人認為,我覺得我們真正的作品還沒有完全做出來,但是一直在努力。這個是我們做了非常多得項目嘗試。今天主要是有兩個項目跟大家分享,我們在提到論壇的主題里面,這里面有個提法是景觀設計與城市空間的價值。

                                第一個故事來自于犍為,犍為可能不是很出名,但是它建制已經2千年歷史,曾經宜賓這些城市都屬它管,但是建國以后它沒落成一個非常小的縣城,這個縣城在西部也是非常有特點。我們公司城市以后,第一個項目就是在犍為。犍為最早的發展是水陸,因為它靠近岷江。在改革開放前20年,它的發展源于公路交通,甚至到21世紀以后,犍為開始發展他的新城,他新城面積總共是4800畝,但是小是小,但是一樣不能阻擋犍為認為追求美好的生活。

                                開發商首先拍出4800畝第一塊,100多畝的一塊地,當時這塊地拿到100多萬,在犍為來說應該是比較貴的一塊地。但是有個問題,在所有犍為老城里面他們印象中,這塊地就是農村,形象完全不一樣。開發商拿到這塊地比較頭疼,怎么來做,怎么促進這個事情,最后交到我們手上。開發商委托我們建設20多萬平米,包括6萬平米廣場以及沿著兩條水系的市政公園,然后拿到這個圖報給政府,給政府描繪了非常美的藍圖,我們廣場修起來,房子修起來,整個城市就修起來了。當時非常幸運,我們很輕松的就過了規劃方案的圖。開發商跟政府合作,政府出地,開發商把整個廣場和濱江路打造出來,然后再修房子。

                                這張照片是我上周剛剛拍的,已經建成大概兩到三年廣場現狀情況。這張圖可以看得到老城與新城的關系,這個橋是后來修的,修同以后,整個老城和新城是無縫連接。這個是當時剛剛完成我拍的,這個噴泉很漂亮,這個也是剛剛建好的時候拍的,現在發現同地點,在上周的時候我拍了一張照片,現在是這樣的,人流非常大。說句實話,我被當時場景震撼了,其實在設計的時候我想象到這里會來很多人,但是我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多人。

                                其實我個人覺得,不管我們是設計這樣形式的廣場,還是另外形式的廣場,都會形成這樣的結果。另外一點是開發商的問題。開發商廣場修好以后,他開始做他的事情,這幾地已經開始修了,這個是他當時規劃,我是站在開發商已經建好的樓頂上,右邊拍了一張,左邊拍了一張,大家可以看到遠端,實際上整個城市發展已經開始了,就這個項目里面,我們能夠得到一個什么樣的思考?第一個是城市的公共景觀可以為城市發展帶來活力,真正創造城市的價值。

                                一個因地制宜以人為本的景觀是可以改變人們的生活的。為什么這樣說,在廣場建設好了以后,老城的人全部都到這邊來了。犍為的人跟我說,基本上上一半年都是四五千人五六千人都會到這里。在發展相對落后的西部城市很多,類似犍為,犍為相對于西部城市來說算是比較富裕的,但是政府也沒有那么多的資金間這么多大型的公共項目,但是跟開發商跟市場化合作以后,項目可以促成。這一個多贏模式,政府促進城市發展,老百姓得到了更好的生活,開發商賺了錢。

                                第二個故事,剛才說西部典型的一個縣城,第二個來自麓湖生態城。麓湖的整個設計已經做了六七年,麓湖來自于成都,從天府大道南沿線往下走,最早規劃是17平方公里,最后壓縮到11平方公里,但是這個項目是天府新區的核心區。我覺得麓湖板塊是未來,作為中心城區西部的核心城市應該追尋和發展的方向。麓湖的水是引得都江堰的水,通過都江堰的水把整個水關起來,大概有一個三千畝的湖面。這種大的規劃圖不是建筑師或者規劃師畫的,是景觀設計師畫的。這張平面圖對于整個麓湖形成非常有意義,而且對于景觀行業的人來說也是非常有意義,我們以前聽說國外做規劃都是景觀做第一筆,其他的規劃師才是做后面的,但是我們自己實踐不是這樣的,我們景觀是做最后一筆。

                                這張圖是當時規劃的鳥瞰圖,這個只是冰山一角。這個是現在已經一半成品的,上周我去拍的狀態,已經按照規劃的思路在做。這個橋是請的新加坡的國寶級的設計師做的波浪橋。這個區域將來你們都可以去,這不是一個小區里面,這是城市的一部分,真正樓盤他們的開發是后面一部分。這是他們做的水,湖關起來以后必須要凈化,這是在成都做得比較好的。所有的林體公園包括水的關系。麓湖生態城的景觀還在做探索,我們每一個組團可能都有不同思路和想法,但是它有一個統一標準,就是第一右邊表示我們東西定有設計和創意,第二我們追求的是一種野草之美,郊外之美,生態之美,就是現場能夠利用的就一定利用起來做成我們的景觀方向,這個跟藍調的張總紫云臺是異曲同工之妙。鄰里公園會在麓湖項目中不經意的出現。

                                這個是高密樣板區,這個樣板去希望把更多活動參與進去,他們的營銷也是改掉以前完全廣告推廣的方式,更多是以活動和參與體驗,這個是當時在搞一個非洲谷的活動場景,包括在湖邊的體驗生活。大家坐著游艇去看樣板間。這張照片是我拍的,沒有P過,我在拍的時候也會被這個美景所感動。

                                為什么我會放這兩個項目,其實我認為景觀不僅僅是做私家花園,做屋頂花園,做小花園,其實景觀有更大的力量。在座的各位可能都是參與到我們行業里面,我充滿著希望,我也相信我們有更多機會在更高的平臺去發揮我們的能量。謝謝大家!

                                【主持人】(張蘭):接下來進入互動環節,景觀設計與城市空間價值。下面邀請嘉賓上臺。有請李卉、張勇、陳亞東、三位嘉賓坐到臺前。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另外有請四川農業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四川農業大學風景園林學院的院長陳其兵老師做嘉賓主持。

                                【陳其兵】:今天的主題是景觀設計與城市空間價值。我們請我們的嘉賓先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張 勇】:我談我個人的理解。首先說景觀,如果我們還是停留在小我,小空間里面,對城市建設來講是有局限性的,作為設計來講,更多設計師你們拿到項目做設計的時候,應該是對整個城市的氣質有所了解。我是成都人,有時候到重慶,我對這兩個城市感覺完全不一樣,昨天晚上發了微信,朋友都問,你認為他們的區別是什么?從城市特質上面說,第一我覺得重慶是一個山水城市,成都是平原城市。我覺得設計師應該把城市做一個了解,避免千層一面,我們走到北方的城市,感覺跟南方的城市差不多,這樣會讓我們城市氣質丟掉。

                                第二,我們在設計小場所的時候,說得泛一點可能是以人為本,到底什么是以人為本?我覺得可以進行深挖掘。第一個對于當地原住民居住,我們在座很多是作為這個城市外來者,中國也希望把大量農村人口變為城市人口,但是對于原住民的理解,很多時候一種不好說話就是把他們驅趕出去,為什么城市會出現很多釘子戶,實際上對原住民關注不夠,原住民也是對這個城市文化的傳承。第二個對城市尊重也是對外來人的尊重。中國現在很多廣場舞,對于這些大媽大嬸,由于孩子長大到了這個城市里面,他們真的缺乏交流場所,可能這是他們一天唯一一次很好的大范圍交流的平臺,所以讓他們聚集在這一點的時候,作為景觀設計師,我們在設計思考過程當中是否能夠有所在設計過程中提供既不擾民,又能夠給他們一個或者很多這樣的交流場所。我覺得這是景觀對城市的一個尊重。

                                第三,對城市設計或者城市生態文明一個思考問題,我們現在很多區域,陳總麓湖這一塊是一個欣喜或者向往,這是一個城市片區規劃,但是我們反過來說,我們很多城市還不具備,沒有這樣一個區域。是不是我們對于這片區域,對于人的尊重使用的時候,它到底需要什么樣的,對于人的尊重,城市生態文明也是一個活動方面的尊重,其實在設計的過程當中我們是否是接了這樣的地氣,對人的行為沒有太多的深入思考就做了規劃。我們景觀設計師在做的時候,可能力量是微薄的,但是也要去思考去促進這樣的事情。

                                我簡單說這三點。

                                【李 卉】:我做景觀也算是玩物喪志,我之前學的是規劃。對景觀這個行業有很多感悟,核心來說,如果我們景觀代表我們核心使命,景觀最核心解決哪些板塊,我認為還是要解決人景和地景關系。在這兩大板塊體系里面,各個學術分支可以看到百家齊放的狀態。結合城市來說,我感受最深的,景觀這個思維,我們最開始的學科分布,景觀是放在最后一個板塊,但是現在越來越意識到景觀的科學性。用景觀的思維方式,用景觀的方法解決城市的問題,來主導規劃可能更有效果。我們認為中國城市是什么形態控制的呢?我們會提到個觀點,中國的城市它的形態很多是由政策和所有制控制的,我這個觀點不知道大家是否認可。我們用這樣形態導致這樣開發模式,這樣的圈層模式,由我們政策形態控制了我們城市應有的機理。在這這樣情況下景觀作為一個柔性,或者更具有期盼性的狀態,它起掉了一個破掉這個城市千層一面的力氣。規劃、建筑和景觀三個板塊,景觀最容易找到創造樂趣,我們可以用景觀的方式思維或者行動重新組織城市的空間。這個可能也是一個思路。

                                【陳其兵】:李總是學城市規劃的,她從更加宏觀,從城市平面空間也好,立體空間也好來談,在我們國內我搞景觀也這么多年了,通過我們園林史,包括中外園林史來了解,我們這個學科打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就是吃飽了撐的,溫飽問題解決了,住房問題解決,考慮的景觀,就是精神方面的享受,所以在跟其他行業交流,我們這個社會地位跟國防、軍事、糧食安全,生態安全還有很大差距,所以景觀很多人理解有也可以,無也可以。

                                【李 卉】:只是改變一個徒弟關系。

                                【陳其兵】:我們景觀設計逐漸從幕后走到臺前,根據這個情況陳總談一談景觀設計師,特別是結合天府新區這一塊,景觀到底發揮什么作用。

                                【陳亞東】:我們昨天晚上自己也搞了一個分論壇,就是聊天。我個人覺得,往后發展行業里面景觀公司會分成很多類型,有更專業的,人數更多的,規模更大的,更綜合的,各種各樣的公司都會有。我們目前來說還是希望力求一個小型化的,精品化的方向去發展。后面的話以后再說。

                                第二回到我們主題,景觀和城市價值。第一,我覺得景觀非常重要,對于城市來講委員重要。現在很多城市先做景觀的都嘗到甜頭了,不僅是開發商,還有政府,四川還有一個案例是遂寧濱江大道,那一塊做好以后對遂寧這個城市發展也有非常大的作用。景觀對于城市發展是很重要的,但是景觀在某種程度上還是不被重視的,也是剛才各位作為設計師內心的苦惱。在很多時候我們感覺好的案例大部分是不被重視的案例,或者是外行管內行的案例,這個也是現在的一個困擾。

                                第三,正因為現在不被重視,它又是一個發展方向,所以我認為景觀還是非常有希望的,而且在西部來干,不僅有希望,我覺得作為西部的景觀設計師更應該有責任感。我們在青川,這種小縣城里面做項目,陳教授您也是非常熟悉這個片區,剛才李卉展示的照片一樣,在四川大部分地區都有很漂亮的風景,但是在城市發展里面需要做景觀,需要我們景觀設計師介入,這個時候作為景觀設計師本身來說更多帶有責任感去做,去參與,盡量減少破壞去做,同時也能夠給城市居民他們需要景觀,給他們提供這樣的場所。

                                【陳其兵】:謝謝陳總,話題很多。成都作為特大城市,它的土地非常稀少,相對來說我們完全學西方的東西學不過來,每一個人都住別墅不現實,特別是通過地震以后針對四川災后重建,現在新型城鎮化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們怎么在有限空間范圍內如何營造非常好的景觀。我們以成都平原為核心的城鄉統籌一體化走在全國前列,在某些方面我們可能走在世界前面,過去大家對成都不理解,認為成都是比較休閑的城市,現在大家提的就是休閑,就是要是玩。到了四川,在飛機上面就聽到麻將聲,麻將聲從哪個地方傳過來,從上面看下面有很多小島,其實就是川西林盤,川西林盤就是把建筑城市規劃道路植物景觀和農田有機結合起來,其實就是一個小型的社區,它充分利用了自然低碳,比如自然的光,自然的通風。

                                剛才這個話題,三位嘉賓都非常好的回答了。張總,您還是把公司介紹了。

                                【張 勇】:為什么今天不講公司呢,在座各位對我們公司非常了解,不管藍調還是綠茵,在這個行業內,在成渝兩地一說大家都知道,包括我們所做的作品大家都非常清楚,所以我今天看了題目,應該說提得比較高,所以我上來第一步曬圖片,第二個作品的東西下來有很多去交流,因為告訴我只有15分鐘,要把一個作品講得入骨,就是作為一個設計師要遵從于自己的內心。

                                【陳其兵】:剛才很多嘉賓,很多公司,我是孤陋寡聞,因為我沉迷于教學上去了,特別是對于樓盤開發公司我認識比較少,過去我始終有一種偏見,認為房地產開發商是一種營銷手段,有了地皮,找設計公司,建筑公司先來做著,不要很多錢,只要一張批文就可以賺錢,所以成就了很多大的企業家,為什么大家熱衷于炒房地產,也是基于這個原因,所以我認為它這個錢不好收,第二個做起來比較麻煩。我們做規劃,相對比較宏觀一點,其實到了微觀來講難度不是很大,通過今天交流,我也受益匪淺。我有一個問題請教你們,在地產景觀當中,把握到既要讓老板滿意,同時也讓消費者想買你們的房子,你們有什么的構思來做的?

                                【張 勇】:這方面感受確實比較多,最早我們拿到圖紙希望把自己的理想植入到設計當中,希望我們作品讓開發商接受,這個本身沒有錯,但是隨著我做設計的不斷理解和自己跟很多開發商或者跟同行交流的過程當中,我覺得自己的高度完全不夠,或者自己知識面比較窄。所以到現在我們設計過程當中,在我的團隊里面設計當中,我首先讓我們設計師要有一個思想,第一個要有一個市場認識,因為你所做的東西不是你自己用的,你所做的東西是給客戶或者老百姓用的,你站在這個角度去跟開發商講,開發商就比較容易受。第二,有一個核心點,不管建筑設計景觀設計,圍繞一個核心點就是怎么賣出去,所以專業設計師一定要有意識,怎么讓營銷覺得你這個東西有噱頭,讓你的客戶覺得有買頭。第三,就是自己的面的問題,我們設計過程當中,我們不僅僅在做一個填空設計,我們首先是從規劃,已經拿到一個項目可能跟開發商一起研究建筑該怎么規劃,大家有一個經歷,再來認識景觀的問題,這樣一個過程需要自己付出巨大努力。有跟多人可能是學園藝的,可能是學規劃的,如何跟開發商交流,其實你的知識面要更豐富,你要從客戶角度思考,還要從營銷角度思考,你的設計就變得不是那么淡薄,就很有說服和生命力。所以我們整個藍調現在一直秉承著這個思想。

                                【李 卉】:開發商現象,本身在中國在世界范圍內是絕無僅有的圈層。怎么說,這個事情發生了,大家喜歡不喜歡,或者認可不認可,總之在每天發生中。我們以什么心態看這個問題。我們在地產這個行業里面做這么多年,才會真正了解到有一點非常容易引起偏見,其實真正地產景觀因為貼合市場,貼合市場的核心是貼合人,最核心是挖掘人的需求點在哪里。所以大部分地產商大部分需求點還是走在一條正確的道路上。我們只要跟開發商在這個板塊達成共識,其實是很好交流的。

                                第二個板塊,開發商可能還有其他訴求,也許你會看到價值觀跟你完全背離的情況發生,我們作為一家設計公司而言,我們惹不起躲不起,也就是說我們會挑選合作伙伴,會選擇價值觀上一致的合作伙伴會長期緊密的進行合作。

                                【張 勇】:剛才我舉的例子,就是地產商非常重視公共景觀,他們做的水準也不低。開發商必須要跟上市場發展,市場是完全以人的需求為準則,這個邏輯就這么簡單,你的東西要賣出去,首先人要喜歡,我們人喜歡的東西是不是就是我們說的以人為本,或者自然生態,我想在座的人都不喜歡PM2.5爆表。開發商在做這個事情不管是被動也好,還是主動也好,肯定是以這個為準則,所以為什么現在地產景觀可能比更多的以政府為主導的,或者按照這種體制下的景觀還更好,或者做得更有品質,其實就是基于這個原因。

                                我個人比較倡導,因為經歷了太多以后,我發現往往完全靠政府去主導的東西不一定能做到,但是通過市場去做,反而能夠做得更好。

                                【陳其兵】:根據幾位老總針對第二個問題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了我們。再一個請教幾位,特別是景觀設計師,當然景觀設計師也比較混亂,你們怎么理解注冊景觀設計師,你們跟注冊建筑師的價值關系怎么樣,到底景觀設計師社會價值有多大?

                                【張 勇】:這個話題很復雜,那么多高手,那么多專家都沒有什么結論。我自己談我個深得理解,我們這個行業在中國也是20年左右時間,是一個新興行業,新興行業肯定會經歷一個過程。我們將來這個行業也許在未來一段時間,國家就已經會有這方面標準,比如一級注冊風景園林師,二級等等,比較可喜的在重慶已經有這方面的一級風景園林師,二級風景園林師,這可能作為地方上的嘗試,我們非常期盼建設部或者國家能夠給我們一個統一標準,讓我們地方糧票變成全國性的糧票。如果在這個行業做得不夠在座的各位包括陳老師也可以呼吁怎么樣才達到國家的標準,我們不足的地方補上來,讓我們這個行業更加規范。期望更加規范化,社會認同度也更高,讓國家和行業貼上一個非常有力的標簽。

                                【李 卉】:張總說得非常全面,我也非常贊同,就是期待行業的標準吧。

                                【陳亞東】:我個人認為,往后發展肯定會慢慢規范化。但是我個人更重要不是這個東西,更重要是我們真正在干什么,我們有一個證,然后多少錢,我覺得是另外一個歧途了。正規化我個人不反對,但是更重要我們做事情為社會做了多少奉獻和服務,不是考了證以后,每年領多少錢就行了。我覺得景觀的東西不應該這樣去發展,我們設計師也是更多關注你們自己的東西,關注你們自己現在干什么,你們做的事情每天晚上睡覺是不是能安安心心的睡覺,因為考試中國從小到大都在考試,其實考試害了我們很多。所以我認為規范化可以,但是它只是作為一個行業規范的作用而已。

                                【主持人】(張蘭):好的,上半場互動對話就到這里。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直播現場:崛起的西部力量系列論壇

                                【主持人】(張蘭):下面進入活動下半場。首先有請尚源建筑景觀設計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劉志南為我們做分享。

                                【劉志南】:各位學者,企業家,來賓大家下午好。非常高興能在《時代樓盤》組織的論壇中跟大家見面,再次感謝《時代樓盤》提供給我們這次交流機會。

                              重慶尚源建筑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首席執行官劉志南

                              劉志南 重慶尚源建筑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首席執行官

                                我叫劉志南,是重慶尚源建筑景觀設計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我是公司負責管理的那一個。剛才藍調的張總問了大家很多為什么?所以我也想問問大家為什么?城市化發展所帶來環境污染面前我們能發展什么?答案是什么也發現不了,因為霧霾太大了。很喜歡《時代樓盤》在本次論壇介紹的這樣一段話,和諧的城市生態環境包括人類活動和區自然環境之間服務、脅迫和響應和建設關系,城市環境保育和經濟建設之間時、空、量構序范疇耦合關系,以及城市人與人、局部與整體、眼前與長遠之間的整合關系。

                                ADA認為建筑和社區在建設和使用過程當中,對環境最大污染來自于二氧化碳,為了實施零碳標準,從長遠來看最經濟做法就是把相關建筑轉變為能源項目。第一是保護部分和全部現有生命或非生命體。第二在摧毀那些不能保存部分同時最大化重新利用可保存部分,例如水泥、磚等。第三是使用哪些對環境很低的材料。第四將生物氣候設計付諸實踐。第五使用暖氣、冷氣、照明設備的最低化二氧化碳排放量。第五盡可能多使用可再生資源。第七為了社會利益原則,我們最好使用罰款條例。老外也是很實在。

                                在這七個方面運用是通過什么方法實現的?我們舉一些ADA在實際工作方面的研究。第一是風力研究。第二是定位研究。第三是日照因素計算。通過一些標準方法運用,這個只是一部分,因為15分鐘不太多。通過一些標準方法運用,最后從13個方面評判建筑物和社區的環境質量。第一個就是整合行,第二個是材料體系和方法,第三個低污染工地,第四個能源管理,第五個垃圾處理,第六個維護,第七個熱能和水的舒適度。第八聽覺舒適度,第九視覺舒適度,第十嗅覺舒適度,第十一空間質量,第十二嗅覺質量,第十三是水質量。

                                人類所居住的環境從自然和文化,而正是在這種環境過程當中,人建立起自己的居所并賦予自己的個性。基于ADA為尚源帶來國際生態化技術,同時也結合中國目前社會、人文、城市發展階段,尚源在滿足客戶需要前提下,將低碳、生態設計理念創造于實際項目中。我們提出以所想極所得,每一個項目都有它屬于自己的語言,將其挖掘合理利用,形成最適合本項目的特色,其特色營造一種定制化服務,一種屬于這個項目獨特的價值本身。

                                我們把定制化分為兩步。第一步為謀劃,基于我們設計所想,在于發現問題和分析的敏感度。我們所想并非只是一個簡單概念,而是將項目背景、地段情況、文化歷史、項目特征,功能需求,產品定位,建筑規劃等涵蓋到整個設計條件當中去思考,當它成為設計的一個重要條件因素,并通過設計表達。這個是我們所想。

                                第二步項目設計和項目實際執行的所得。落地過程我們需要將設計人性化、功能化、特色化、參與性以及項目主題化、空間布局、元素提煉、風格運用,成本控制等一系列要素進行有效控制,最后成為我們所需要的作品。最初的設計與實景呈現盡可能實現無縫搭接。這一共享我們稱之為所想極所得。

                                第一要展現案例是中海寰宇天下。上面是設計表達,下面是實景效果,我們知道中海最大想象就是成本控制,這個項目成功就在于整個項目之初我們就對可能發生變更的點做出了一些設計思考,并得到了解決,所以說保證了在執行期間可以按照最初目標完成實施。第二個展示項目是心景碧云天國際溫泉度假,這個項目下來只花了每平方300元錢,而且也達到了我們最初設想的效果。第三個項目是重慶聯發瞰青(音)項目,我們當時提出保護性開發,利用植物做工達到生態平衡,實施完以后,達到了風景如畫的表現,包括鳥兒也在這里棲息,實現了我們對大自然尊重與保護設計的目的。第四個項目是上海文觀賞草基地,這個項目以軟質駁岸打造水渠,最后呈現出來的效果非常不錯。

                                綜上所說,我們精品設計并不完全是靠金錢堆砌的,也許是一塊磚,一塊瓦,就變得可能不一樣。定制化我是設計核心上一個優勢,設計就是在于所想極所得,將我們設計以定制化執行落實時,這一點我認為跟做奢侈品概念是一樣的。我們會堅持做下去,或許比不上許多優秀公司業務做得那么耀眼,但是我們每一個項目是及其用心去尋找它的語言。

                                上善若水,厚德載物,返本歸真,淵源流長。未來的景觀設計并非一味屬于室外景觀裝飾天下,也會有天注重在設計本身和生態可持續發展上,通過我們專業技能,為每一個項目定制化設計,去營造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去在限制條件下傳遞生態可持續發展的設計點,這就是我們不斷堅持努力的方向。

                                謝謝大家!

                                【主持人】(張蘭):謝謝劉總分享。接下來為我們分享的是成都塞納園境設計咨詢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孟繁良先生。

                                【孟繁良】:這是我們公司的名字,LOGO經過反反復復設計很多,最后定了稿是一片葉子,從我們自身角度出發,只能做一點事了,可能在人的一生中做好這一件事其實也就不錯了。我給自己定義是團隊帶頭人,我們公司是民主化,我只不過做了不同的工作。塞納這個名字,想了很多音譯的名字,給我聯想跟景觀有點關聯。我們共股東都是男性的,可能還是讓它偏軟一點,最后我們選了這個名字,至少看起來是很美好的。我們系統色以藍色作為一個基調,希望能夠以此作為一個基點讓我們在這個行業上更好發展。

                              成都塞納園境設計咨詢有限公司 總經理孟繁良

                              孟繁良 成都塞納園境設計咨詢有限公司 總經理

                                接下來我說一下我們是誰?如果說作為自己的介紹來說,包括這個市場上都不見得知道我們。在成都或者整個四川來講,我有一次上網無意中查了一下,我發現我們公司做得比較早,我們06年成立的公司。有一組找我們公司天臺上面,有一些出去玩的照片。我們公司人開的車,這個能反映出我們公司的性格,全部是SUV,我們公司喜歡自由自在的感覺,喜歡出去玩。我們總結下來,我去了基本上相對發達的國家,比如說歐洲,從那里反映回來,我覺得景觀這個行業,好幾次純粹是娛樂,最近這兩次讓我感觸特別深,覺得中國景觀行業確實跟他們比落后的不是一斤半點,包括他們對生態反思,對于材料運用,技術層面的施工,我跟歐洲比,我現在總結一下,簡簡單單一條路我覺得中國人特別是跟德國比較先進國家比,差得太多了。哪怕是水泥定制磚都是20公分厚的,中國會節約到6公分左右,這個差距太大了,他們地下永遠沒有水泥打一個墊層。所以中國景觀行業這個路還要做很長,包括我們看他們施工場地,他們工人在施工防線施工圖放在街上,中國施工工藝差距太遠了。

                                我們公司從開始到現在快9年了,很多要說的,包括經歷的很多事,做的項目,一句話兩句話概括不完,我只能說明盡量的走得更遠。后面有一些數據簡單把我們公司做一個介紹。14.25,我們核心團隊這一塊,前兩天準備PPT的時候,我核算了一些數據,我們合伙人團隊平均工作年限是14.25年,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大一個數據?是發現我的合作伙伴他年紀比不小,但是他的從業經歷比我大得多。

                                下面一個數據,10.625。我們核心團隊平均工作年限是10.625。我們跟國外相比,他們的工作年限是20多年,在中國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運氣,環境所造就的,讓我們有很多自我學習和學習他人的機會。再過5年,做過10年,還會不會有更大規模建設量,我自己保有懷疑態度,也就意味著我們沒有那么多機會了,所以現在是我們慶幸的年代。

                                下一個數據,272,這是我總結參于項目的數字,從我從業,從我打工開始起,我竟然做了將近300個項目,我覺得真的很幸運。

                                這個數據是我們公司成立以后,以公司名義接的項目數字,230。截至昨天接到一個項目的數據。150這個數字是真正簽了一個合同的數額,也讓我很意外,這就意味著我們天天在加班。國外一個有名建筑師一輩子做的項目也就十來個。

                                120,這個是我們真正落地,在修或者正在建完的數據,我們已經完成的120個項目。

                                這是我們業務類型,公共、住宅、售樓中心、商業、辦公、酒店、景區、校園、規劃。住宅接的或比較多,70%是住宅類。景區我要特別提一下,景區說到一個比較大的話題,關于生態問題,景區我們現在經驗是因勢就勢,我們理念如果只能簡單修一條路就能解決這個景區,我們就不會多種一棵花。

                                這是我們做的效果圖。我們跟保利合作的項目已經多。辦公類、酒店類、商業類、規劃類的。

                                這個是現場的實際圖片。這是保利的金香檳,這個規模不是大,在西城郊的一個獨立盤。這個石象湖,我們做了整體改造和后期花博園和后面商業街。

                                我們對行業的認知?我簡單說一下園林和景觀的關系。園林和景觀這兩個詞一直在爭論,現在已經認景觀設計師這幾個字了,但是國家沒有去解決,也沒有在校園里面說,我想說今后的發展。在我從發達國家看的結果來看,以后會落到環境上面,它會從人的角度,生態角度解決這個事情,我覺得景觀會附屬環境這一塊,大景觀我理解為環境。

                                我總結了一句話,這句話是安德魯.杰克森唐寧(音)說的,這個人生存在一百四五十年前,美國當代景觀設計的鼻祖。他說,在景觀員設計中,應該以什么樣的方式去模仿自然?這個也放到我們公司宣傳冊第一頁。

                                我這里說一下我們的價值觀。有朋友問我,以后對于掙錢你怎么看,我說了一句話,如果讓我用前半生掙錢,后半生享受,我寧可把這個快樂平均一點,在前半生不要太過,后面我也不要那么興奮,我平均一點活著,讓大家平均的快樂不一樣嗎,這是我的理解。

                                我們能做什么?這是我現在思考的,我的簡歷上面,我寫了一句話,我們目前景觀行業來看,在我們這一代只能做一個奠基者,可能做不到什么大師,我們跟世界上有名的大師來比,我們還是走得太晚。我最后總結一句話,其實未來是各位年輕人的,將來希望你們能出來一位大師。謝謝!

                                【主持人】(張蘭):非常感謝孟總。接下來為我們分享的是四川天卓設計有限公司設計總監范菘先生。

                                【范 菘】:非常感謝《時代樓盤》雜志社給我們這次機會。我們公司成立于2001年,公司的設計人員60多人,有兩個景觀所,還有一些工程綜合所。

                              四川天卓設計有限公司 設計總監范 菘

                              范 菘 四川天卓設計有限公司 設計總監

                                我們企業文化,最早張蘭問我企業文化是什么?我們企業文化一直沒有,后來我總結了一個,“愉人愉己”。“愉人”是給其他人幸福,“愉己”是我自己或者同仁們一個幸福感,就是自我價值的一個體現。

                                我工作了已經20年了,我工作20年,前10年在做建筑,在省院做了10年建筑,后來陰差陽錯的機會參與了景觀設計這個行業里面。我今天講一下景觀和建筑的關系。

                                景觀和建筑本身是相差很大的,他們之間契合的東西,景觀是為建筑做服務的,最早是這么說的。我們看萊特,萊特是一個建筑師,在現代建筑史上有一個四大領頭人,萊特就是其中之一,他所做的流水別墅被定義為20世紀最美麗的建筑之一,有的說是最美麗,沒有之一。他的建筑理論,他覺得建筑是自然的,它要成為自然的一部分,所以他提出有機建筑的理論。

                                我把空間分為幾個部分。第一是功能與空間。我們做景觀設計或者建筑設計首先要把基地進行一個規劃、分析,例如我們做住宅小區的時候,把空間分為幾個主要部分,比如入口空間,主要景觀空間,次級景觀空間,不同的道路系統,我們把空間確定以后,我們要給空間一個世紀的公用,這就是我們所說功能空間。比如哪一個空間可能做游泳池設施,哪些作為兒童游戲設施,哪些作為居民交往設施,這個就涉及到我們做小區如何把人的行為規則,行為習慣息息相關的考慮到,這樣能使我們在做整個設計的時候能更貼近使用的人,使他們的生活舒適度有很大提升。

                                下面是空間性格。空間性格首先是空間尺度。空間尺度不同公用的空間比如說做建筑就更明顯了,如果我們做會議廳,像這種會議廳,他對需求的尺度是一個規定的,我們做住宅小區的空間的時候也是需要考慮到各級的空間尺度問題。這是我們要考慮的問題。哥特式教堂就也空間性格,它的高寬比是很狹長的空間,這樣幽暗的空間使人們更感覺更接近上帝。還有這種林蔭道空間,通過這種狹長空間尺度,給人一個深遠的感覺氛圍。我們還有圍合空間,我們設計師選材分為幾個,比如有硬質圍合空間。還有更軟質的空間。軟質空間是用樹圍合的東西,我們如何用植物,大的廣場也可以用它的體量感把空間圍合起

                              十一选五精准人工计划